天然气缓蚀剂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天然气缓蚀剂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三个老外离开中国的故事

发布时间:2020-07-13 16:43:24 阅读: 来源:天然气缓蚀剂厂家

基多:现代中国的价值标准在哪?你永远也成为不了中国人。

深思熟虑后,马克基多用这句话宣告他的离开。

8月12日,这位在中国生活了近20年的英国人,在他经常发表专栏的Prosloect(《展望》)杂志上发表了以此为题的最后一篇文章,向他的读者致意,也向他客居多年的这个国家道别。因文中提到空气、食品安全和教育等众多社会问题,引起广泛共鸣,他的离开和这封告别信在消息圈里不胫而走。

在这前后,美国青年查理卡斯特和另一位英国商人克里斯。德文什埃利斯,也不约而同地分别在博客和公司网站上发表了公开信《我为何要离开中国》,表达了他们对中国的怨与爱。

马克基多一直在寻找心中的故乡。但现在,他对中国说不。

45岁的基多在英国北威尔士长大,因为对远东感兴趣,所以在伦敦大学亚非学院学了中文。他对田园山水格外钟情,毕业论文便是以王维为题。

来中国没多久,因缘际会,基多萌生了做杂志的念头办一本立足城市、以在华外国人为读者群的英文杂志。多年以后,基多仍然认为这是他在中国最快乐最充实的一段时光,尽管这份事业也带给了他半生最大的创痛和失败。

杂志取名thats,在北京、上海和广州分别出版发行。因为定位准确,内容精彩实用,非常受欢迎。鼎盛时期在中国定居的外国人几乎人手一册,将其奉为生活、出行的必看读本。

从未涉及杂志和出版行业的基多好像为此而生,他感慨我才30岁,已经在做一辈子都想做的事业。

然而几年的蜜月期转瞬即逝,在中国涉世未深的基多对于外国人从事出版业的风险和禁忌预估不足。2003年,由于错综复杂的原因,他和中方合伙人闹翻了,最宝贵的that's商标也被剥夺使用。他跌入了人生的谷底。基多想到了距离上海200公里的莫干山。

丢掉杂志,倾家荡产之后,莫干山全然成了基多避世疗伤的南山。他们举家搬迁到这里。写作、读书、种地、弄竹、开咖啡馆,和菜农话家常。基多收获了久违的平静和天伦之乐,还创作了一本为莫干山立传的书《中国杜鹃》。

这本书的美国版书名是ChasingChina,蕴涵着追逐中国、追寻梦想之意。基多没有在书里对事业受挫的打击大书特书,而是从日常生活入手,在挖掘史料的基础上详细再现了莫干山的百年沧桑。

除了钱,现代中国没有其他价值标准。没有骑士身份、荣誉象征、奖章或者其他金钱买不到的肯定。在中国生活数载,经济急速发展带来的拜物拜金主义让基多感慨不已。环境污染、食品质量、交通拥堵这些关系到生活品质的领域也不容乐观。

说到经商,他始终记得每到三年更新经营执照的时候,都要悬着心,不知道会面对有关部门的什么说辞。这种不稳定和不舒服的经营氛围在很大程度上消解了赚钱成功的快感。

如果说上述问题都还能忍受的话,孩子的教育问题就成了压在基多心上的最后一根稻草。

中国的中小学教育不是学习知识,而是学习如何考试。基多抱怨。他们明年上半年才彻底搬离中国。这个学期,在德清上五年级的女儿刚开始小学最后两年的学习,学校就把所有的课外活动都取消,繁重的家庭作业和补课都是为即将到来的初中做准备。基多说如果他早知道这样,会在告别信里抨击得更加激烈。

埃利斯:有了另一个精彩的去处我在这里生活了23年,中国对我很好。一个原本毫无方向感的年轻人,在这里成长为业务遍布全球的百万富翁。干吗要换地方呢?

似乎是要摆明和别的老外的不同,克里斯德文什埃利斯在告别信开场,便向读者抛出了这个问题,也抛出了他对中国的满腹感激。他反复说,离开中国最简单明了的原因就是,他和他的事业已经足够成熟了。

1980年代末,30岁的埃利斯提着行李来到上海,三年之后,他便在香港创立了自己的公司,对主营业务的选择证明了埃利斯的明智。邓小平南巡之后,到中国这个巨大的新兴市场投资和从商的外企纷至沓来,但烦琐复杂的工商税务程序和法律问题让他们头疼不已。埃利斯的公司顺应需求,为这些外企提供咨询和服务。

短短时间,深圳、北京和上海的办事处先后成立。没有电脑,没有网络,所有的数据录入都靠手工。埃利斯体会着白手起家的兴奋和忙乱,很快便赚来了他的第一桶金。

只是,在日复一日对中国行政部门的攻关中,埃利斯终于招架不住这些办事机构的官僚主义了:即便是为了提交审核一些最鸡毛蒜皮的文件,也需要放下身段,给这些官员们好处才行。在印度,什么问题都摆在台面上。而中国的很多问题都隐藏不露。和中国相比,印度有着庞大的消费市场,越南有着成本更为低廉的人力,新加坡有着极具诱惑力的低税免税政策。由于这些情势的变化,埃利斯在好几年前就开始谋划将业务重心转至东盟其他地区和北美。但他也强调,中国的优势并未丧失,只是增长点从几个超大城市逐步向二、三线甚至六、七线城市转移,因此国家的宏观发展模式和企业的微观经营方式也应调整。中国政府应当放开货币管制,允许自由兑换。

包头订做职业装

攀枝花职业装订制

大安定制职业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