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然气缓蚀剂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天然气缓蚀剂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资讯】风再起时第150集全集分集剧情风再起时第1316集剧情预告黄义达

发布时间:2020-10-18 16:50:41 阅读: 来源:天然气缓蚀剂厂家

风再起时第13~16集剧情预告

第13集预告:方邦彦遇难题

永江纺织厂遇到了难题,积压的库存卖不出去,方邦彦为此整日愁容满面,毕竟方邦彦是管销售的,买不买的出去全靠他这张嘴。何晓莺看方邦彦整日愁容就问他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自己,方邦彦只好回答没有,隔天又和何有邻说起这件事,他跑了很多地方,根本没有人愿意要永江的货。何有邻给方邦彦出了个主意,方邦彦立刻在杜厂长面前打包票一个月卖出货去,不然就把自己开了。

第14集预告:何晓莺临产

方邦彦为了永江纺织厂的未来决定一个人到南方去跑业务,他立下誓言说只要自己去南方,就一定能把积压的货卖出去。何晓莺得知后很不敢相信,甚至痛斥方邦彦没良心,何晓莺快要临盆了,可方邦彦居然要丢下她们母子一个人去南方跑业务?郑兰也觉得方邦彦很不像话,此时何晓莺突然大喊肚子疼,众人十分慌乱。

第15集预告:康宁挪用公款

康宁来找何晓燕,因为她在银行工作所以就来找她贷款,他说自己实在是没辙了。都书记得知这件事情后来找康宁谈话,都书记十分气愤,因为康宁是用企业的名义为个人贷款,这叫挪用公款。康宁满脸不在乎,谁知都书记竟被气晕了。

第16集预告:何晓莺伤心落泪

方邦彦被员工到处找,他们觉得永江纺织厂快要倒闭了,方邦彦只好以身作则,现在是非常时期,他一定要和大家共进退。何晓莺被方邦彦伤了心,郑兰十分心疼,方邦彦一心为了永江,那就只好何晓莺为这个家多操点心了。

风再起时分集剧情

第1集:方邦彦输给何有邻 方邦彦何晓莺恋爱

一九八四年十月,全面改革正式展开。模拟实战军事演习中,方邦彦与何有邻分别作为红蓝双方做战斗,部队首长何清正看着自己的儿子和未来女婿作战心中也十分欢喜。方邦彦最终因为机器损坏输给了何有邻,而负责维修的是不见人影的通讯营连长康宁。

何 晓燕在公交车上背着单词,看见一小偷偷走了熟睡大爷的钱包立刻挺身而出,小偷恼羞成怒将她摔在了地上,听完演讲的康宁制服小偷后立刻安排司机送她去医院。 由于何晓燕是熊猫血,同是熊猫血的康宁就留下来献血了。方邦彦还在调查康宁犯下的错误,几天前康宁就曾向方邦彦请假想要去听培训课,但方邦彦严厉拒绝了。 康宁回到军营就得知演习提前了,方邦彦将演习失败的原因告诉了他,最大的原因就是康宁。

何晓莺在舞蹈房翩翩起舞,方邦彦不自觉看直了眼,满 含柔情。那一年,青梅竹马的何晓莺与方邦彦在前线偶遇,短暂相处后便又是离别。文工团战士何晓莺对于这个前线战士方邦彦的唯一要求是,活着回来。何晓莺已 然走到了方邦彦面前,将他从回忆拉了回来,虽然二人好好活着,但很多战友都将血洒在了战场上。方邦彦将切好的牛排放在了何晓莺面前,何晓莺他提起演习输给 何有邻的这件事,方邦彦突然懵了,自己把未来的大舅哥得罪了,何晓莺的妈妈又看不起他一直反对二人谈恋爱,看来未来之路步步难走。此时方邦彦接到电话称何 有邻的人跑到他营里和他的人打起来了,二人立刻起身回去。

何有邻赶到时发现方邦彦抱着手在一旁看戏,丝毫没有要管一管打架的心思,他将这看 作一场实战演习。将战士们集合起来后,方邦彦和何有邻打算组织一场友谊赛,二人分别脱下外套摆出了格斗姿势。方邦彦和何有邻带着一脸伤被叫到了政委面前, 二人又一唱一和开始脱罪,奈何政委压根不吃他们这一套,给了二人一起严重警告,又罚他们去上课反省。

郑兰批评何晓燕不该去管那么危险的事 情,然后又给何有邻脸上上药,还埋怨方邦彦下手狠。何有邻却为方邦彦说好话,他和方邦彦从小一起长大,兄妹几个都是吃着方小武叔叔的饭长大的。郑兰却一直 抱着对方邦彦的偏见,不肯让步。方小武也在批评方邦彦不该斗殴,还让他去墙根那儿站着反省。何晓莺来看何晓燕得知哥哥把方邦彦打了,立刻着急忙慌地离开 了。郑兰质问何晓燕和何有邻,何晓莺和方邦彦是不是在谈恋爱,何友邻立刻将二人恋情托盘而出,还称二人都搂上了。郑兰一听就急了,她觉得女儿何晓莺和谁都 能谈恋爱,围堵不能和方邦彦谈。

第2集:方邦彦何晓莺许终身 方邦彦何有邻辩论

何 晓莺来看方邦彦,方小武十分欢喜还说要给她做最爱吃的菜。何晓莺劝方小武饶了方邦彦,毕竟他都那么大了,站那儿挺丢脸的。何晓燕把有军人给自己献血的事情 告诉何有邻,何有邻觉得一定要把他找出来好好感谢一番。而此时的康宁因为演戏事故被迫脱下了军装,方邦彦对他的处罚就是让他转业。收拾好东西后,康宁对这 里敬了个礼,毅然离开。

何有邻还在给郑兰做思想工作,毕竟方小武是和何清正一起出来的。但郑兰偏偏不肯同意方邦彦和何晓莺这门亲事,何有邻 觉得郑兰的想法十分庸俗,何有邻只好去和何清正诉苦。夜晚,郑兰抱怨都怪方邦彦拖累了何有邻,还称何晓莺和方邦彦走得特别近,他们不能不管。可何清正觉得 方邦彦和何晓莺的事情没有什么值得管的,毕竟他和方小武一起从乡下出来,又是老战友,亲上加亲啊。可郑兰说着说着就急眼儿了,让何清正不得不顺着她。

次 日,郑兰去找了方小武,一番闲聊后进入了正题,她明确表示反对何晓莺和方邦彦谈恋爱,更反对何晓莺嫁给方邦彦。方小武觉得孩子们都大了,这些事情都应该由 他们来做主,并没有干涉二人感情的意思。面对郑兰坚定的态度,方小武不自觉陷入了沉思。夜晚,方小武把方邦彦和何晓莺叫来提起了他们的终身大事,方小武只 问了两个问题,一是问他们二人是否真心相爱,二则问他们是否能够携手经历风雨。答案自然是肯定的,何晓莺很感激方小武为了二人的事情如此操劳。离开家的路 上,方邦彦和何晓莺打打闹闹,十分甜蜜。

何清正接到了一个电话,裁军文件已经下来了,他已经做好了准备,绝不后悔。何有邻听到父亲这么说,不禁潸然泪下。次日一早郑兰看见何清正坐在沙发上发呆免不了说几句,她再次询问了何清正对于何晓莺终身大事的意见。何清正只好表示,只要何晓莺喜欢,郑兰满意,他就觉得可以。

郑兰在家里为何晓莺准备了相亲,何有邻连忙赶来报信,称一大堆高官的儿子在家里等着何晓莺,何晓莺连忙叮嘱何有邻别告诉方邦彦。康宁因为被部队处分的事情回到了家乡的小镇,大家都恨不得跟在他身后戳他脊梁骨,称他是人嫌狗不待见。

方 邦彦和何有邻学习时被安排到了一个宿舍,因为无意间听到裁军的消息,何有邻心情十分不好,大庭广众之下就开始嚷嚷着换房间,于是被叫到了首长办公室。何有 邻称方邦彦睡觉打呼噜,自己不愿意跟他睡一个屋,首长提出和何有邻换,吓得何有邻立刻乖乖带着方邦彦回宿舍了。临走前何有邻忐忑地向首长打听风向,首长的 保密工作非常好,半个字也不肯透露 方邦彦却看在了眼里,追着何有邻问他知道了什么。何有邻知道自己现在说话就是捕风捉影动摇军心,半个字也不肯说。

课 堂上,方邦彦和何有邻因为一位卖瓜子的雇佣了一百多个员工,成为了百万富翁而吵了起来,方邦彦认为他带着员工发家致富是好事儿,何有邻认为他是在剥削员 工。首长称自己请了一位经济学家来讲课,让二人明天接着辩论,他做裁判。次日,何有邻和方邦彦激烈的辩论着,首长带着张为教授和大家见了一面。张为明显站 在方邦彦这一方,时代在创新,如果随随便便就给人家扣上一个资本主义的帽子,那不是太不公平了?

第3集:康宁出任服装厂厂长 何晓莺奋力准备演出

康 宁去了常去的饭馆,老板娘并没有收他的钱,二人是小学同学,知道他现在挺难的,还告诉康宁以后想吃什么就到这儿来,想吃什么她给做。方邦彦叫住了将要离开 的张教授,向他请教了自己心中的问题,张教授十分看好他。方邦彦正在和何有邻说话,张主任叫他去政委那里一趟,方邦彦无意间看到了政委和何清正的专业报 告。政委正是来找他谈这件事情的,让他回去传达命令,听从指挥。

百万大裁军的政策下来了,军区上下群情沸腾,何晓莺也被追着问裁军的消息。 赵团长向文工团表示将组织一场文艺演出,她们意识到这是她们在部队的最后一次演出了,何晓莺更是拿到了演出重头戏歌舞。何晓莺立刻回到家收拾衣物准备全心 投入训练,对于这次演出,她必须全力以赴。排练当天何晓莺并不在状态,她脚踝以前撕裂过,又不愿意说出来。

何清正和方小武正在一起钓鱼,对 于转业这件事情,何清正还是有些不甘心的。方小武心态到轻松,对他而言,无所求,就无所谓。秦队长请求赵团长将何晓莺换下来,赵团长却认为没有人能替代 她。秦队长坚持要换掉何晓莺,她不能把整个团的希望放在何晓莺一个人身上。深夜,秦队长和何晓莺说了这件事情,何晓莺的反应很平淡,她知道秦队长的苦衷。 但看到何晓莺依旧拼命练习,秦队长有些动摇,想起了赵团长对她说的话,她也有这样的境遇,但赵团长没有换她。秦队长说,赵团长不同意,所以何晓莺依旧得 上。

方邦芸正在准备考研,她很有信心,一定能考上北京的学校。方小武很支持方邦芸,他这一辈子大字不识几个,但最大的骄傲就是培养了方邦彦 和方邦芸这两个孩子。方邦彦给何晓莺拿来了她喜欢吃的零食,方邦彦的转业报告已经交上去了,说到底还是没什么底气。何晓莺则憋着一股劲儿,总想着要把这最 后的演出做好。

青春服装厂面临瓶颈需要一位新厂长,都书记让人把康宁带到了服装厂,任命他为新厂长。康宁一脸懵,以为是部队把他分过来的。 但服装厂员工认为康宁不能胜任,觉得他不懂服装,是个小混混。康宁侃侃而谈说起了流行服装,称三个月就能让服装厂盈利。都书记很信任他,立刻就把服装厂交 给了康宁。

演出当天,何晓莺被万般叮嘱后踏上了舞台,原本进行的很顺利,意外却突然到来。

第4集:何晓莺演出出状况 方邦彦何晓莺转业

何晓莺脚伤复发躺在了地上,男舞伴即使将她抱起,化解了这场尴尬。何晓莺的脚伤让她步履维艰,倒也为这场歌舞增添了几分逼真。方邦彦背着何晓莺走在路上,何晓莺不自觉流下了眼泪,她终于找到了一个能为自己遮风挡雨,又可以让她依靠的男人。

何 清正向部下传达了转业命令,过几天就是八一建军节了,这是他们最后一个在部队里过的节日了。方邦彦和何有邻来到了当初入伍时立下誓言的地方,他们知道,自 己无愧于誓言。何晓莺依旧坚持参加最后的排练,她不想在军营里留下遗憾。何清正召集了何有邻、何晓莺、何晓燕开了一次家庭会议,尽管军人身份很快不复存 在,但他们依旧坚持着军人作风。作为父母,何清正和郑兰都希望孩子们的未来一片光明,但郑兰依旧向何晓莺特别强调了她的婚姻问题。何清正及时阻止了郑兰的 话头,让孩子们制定出自己的职业方向。方邦彦觉得自己算是幸运的,他对未来没有什么大的要求,随遇而安便好。方小武则叮嘱方邦彦一定要考虑他和何晓莺的未 来,要有上进心。

脱下军装这一天,每个人眼中都满含泪水,他们看着国旗再一次升起,又与战友们一一道别。方邦彦看着这片熟悉的军营,充满了不舍。直到大雨滂沱,方邦彦最终转身上车,却又让人停了车。方邦彦重重地和二营道了别,目光坚毅地望着军徽。

方 家和何家聚到了一起,方小武做了一大桌子菜,虽然他们已经转业但都还穿着军装,毕竟这身军装穿了挺多年了,总是不舍得脱下。唯独方小武调到了新的军区去做 后勤处处长,也穿着军装,却带着军徽,让何清正别扭极了。方小武故意做出一副无奈的样子,何清正的脸更臭了,大家却看得十分开心。

吃完饭后 何晓莺和方邦彦一起洗碗,方邦芸和何晓燕连忙离开,何晓莺想让方邦彦干脆在今天提亲,可方邦彦觉得现在所有人前途未卜,现在提亲郑兰未必会同意。郑兰称自 己为何有邻的工作疏通好了,很快就能安排上,方小武正想开口请她帮方邦彦安排一下,郑兰却起身去了厨房,看见方邦彦和何晓莺一起洗碗,立刻不开心了。郑兰 让方邦彦多少注意点,免得外头人说闲话,何晓莺立刻不开心了想和郑兰理论,却被方邦彦拦住了,他多少也习惯了。方邦芸羡慕何晓燕能自己赚钱,自己却还要哥 哥和父亲供自己读大学。

康宁正拿着花衬衫的图片让大家抓紧生产,还坐下学习用缝纫机缝衣服,一直练习到深夜。员工们早上来上班时发现康宁还 在练习,一整夜都没有回家睡觉,做出来的衣服也相当不错。方邦彦和飞鹏路过自家油条店,就让飞鹏的妈妈去休息了,二人一起帮她招呼着早点店。谁想飞鹏妈妈 被自行车压到了腿,方邦彦索性就答应和飞鹏一起出早点摊。

何清正的工作定下来了,他建议何有邻去省计委。何晓莺正在织毛衣,郑兰来找她商量 她进歌舞团的事情,郑兰显然不是很同意。何晓莺十分喜欢跳舞,舍不得这个舞台。郑兰称王小军主动看上了何晓莺,郑兰十分满意,可何晓莺不愿意,索性和郑兰 摊牌,自己就是喜欢方邦彦。可郑兰坚决反对,何晓莺和方邦彦的前途十分堪忧。何有邻和何清正听到二人说话很无奈,明明是一对金童玉女,又何必拆开呢。郑兰 下楼看见何有邻又是一肚子气,何有邻十分识相地消失了。郑兰又坐下和何清正谈话,问他究竟支持谁。何清正一边给她按肩一边问她那天为什么拦住方小武的话, 郑兰当然知道该帮方小武这个忙,但她就是认定何晓莺和方邦彦在一起不会幸福。

方邦彦向方小武请教炸油条的学问,还担心自己帮飞鹏卖早点方小武会觉得丢人。方小武心态好,靠自己本事吃饭有什么不好,不过他依旧叮嘱方邦彦要为他和何晓莺的未来考虑。

第5集:方邦彦卖早点被郑兰撞见 方邦彦北京偶遇良机

方 邦彦自然着急自己的工作,可军转办只给他一个字,等。方小武无奈道,实在不行就去找郑兰帮帮忙。方邦彦连忙阻止,郑兰本来就看不起他,要是再去求她郑兰肯 定不会同意自己和何晓莺的婚事。想当年郑兰出自名门崇拜英雄就嫁给了何清正,可结婚没多久她就有些后悔了,毕竟二人家世不同,虽然还是一起生活了这么长时 间,但郑兰多少有些遗憾。郑兰就是担心何晓莺重蹈覆辙,后悔一辈子。

郑兰在军人服务社做主任,听说有两个专业军人在卖早点就号召大家支持他们。何晓莺正式去了歌舞团报道,秦队长对她很重视。方邦彦和飞鹏一起炸油条,生意也不错,此时郑兰来买油条,看见方邦彦在卖早点十分不可相信,态度更是不好。

回 家的路上,有人在议论方邦彦卖早点的事情,郑兰虽然不高兴却依旧为他说话,称方邦彦靠自己的手挣钱没什么不好。回到家郑兰说起了这件事 何有邻和何晓燕都不太相信,郑兰愈发不愿意把何晓莺嫁给方邦彦了。何晓莺来到早点摊,方邦彦连忙和她解释。何晓莺虽然没什么感觉,但郑兰的脸色实在不好 看,她心里也忐忑了起来,甚至想干脆领证结婚。方邦彦连忙劝何晓莺,真要这么干,本来有理的事儿都变成没理了。

方邦芸考上了研究生,蹦跶着就去找方邦彦了,方小武更是欣慰。方邦彦自然也为方邦芸开心,收拾完早点摊就回了家。青春服装厂新生产的衣服很受欢迎,康宁功不可没,他还打算去把永江纺织厂的外包活儿拉过来做。

方 邦彦送方邦芸到北京的大学去,方小武送别了二人,眼泪不禁流了下来。方邦彦陪方邦芸在对外经贸大学遇到了张教授,张教授邀请他们去自己家坐坐。方邦芸看到 张教授家里丰富的藏书,喜欢极了。张教授听说方邦彦转业没有安置单位,称他敢想敢做,以后很定会有一番作为,还邀请他去一个经济研讨会旁听。会议结束后张 教授还给方邦彦介绍了一位任书记,三人一起去吃了个饭。任书记让方邦彦回去后找自己,他让方邦彦去永江纺织厂担任领导职位。方邦彦自然感谢,但对纺织行业 一窍不通,有些犹豫。

回到家方邦彦有了些感悟,他发现走出部队看到的世界真的很宽广,他决定迎难而上,赶上这个风起云涌的时代。方邦彦开始努力读书,也积攒了很多问题向张教授请教。

第6集:郑兰同意何晓莺婚事 方邦彦上任车间主任

任 书记去找赵厅长,向他要了方邦彦。郑兰和朋友在路上偶遇了何晓莺和方邦彦正去看电影,她连忙否认那是何晓莺。回到家郑兰立刻让何清正找方小武谈谈,何清正 无奈之下只能答应。何清正立刻去找方小武下棋,他和孩子们都商量好了,只要方邦彦的工作落实,他们就集体和郑兰摊牌,到那时郑兰同意也得同意,不同意也得 同意。回到家,何清正又在郑兰面前打马虎眼,称自己狠狠批评了方小武。

政委去早点摊找方邦彦,把任书记的想法和他说了,方邦彦向政委说出了自己心中的顾虑,在政委的一番鼓励下,方邦彦终于决定去永江纺织厂试一试,不过首先要去争取一下何晓莺的意见。何晓莺听了很支持方邦彦,方邦彦决定下星期就去报道,也暗暗发誓,未来一定要给何晓莺好生活。

方 邦彦和何晓莺把这件事说给何家众人,何清正和何有邻很为他们高兴,二人也乘此机会向他们摊牌,请他们同意让何晓莺嫁给方邦彦。郑兰一脸凝重,赶走了其他人 留下了何晓莺。郑兰问何晓莺有没有想好生活问题,何晓莺答自己打算先住在方小武家,每个月拿一部分钱给他。郑兰明显不满意,方邦彦和何晓莺的工资不高,又 得生活又得供方邦芸,未来二人有了孩子也是一个难题。郑兰觉得何晓莺从小被捧在手心里长大,可一旦跟了方邦彦,那就随时会吃不饱穿不暖。何晓莺面露难色 道,如果她一定要反对,那她只好离开这个家去追求她的幸福。郑兰十分生气,索性拿出了决裂书,让何晓莺做一个选择。何晓莺无奈极了,转身离开了家,方邦彦 连忙追出去。何清正则回去做郑兰的思想工作。

方邦彦劝何晓莺回去和郑兰道个歉,想每天去她家报道,直到郑兰接受自己,他相信时间会证明一 切。深夜回到家,郑兰独自坐在客厅里等何晓莺,二人都平静了许多。郑兰坦白自己不放心方邦彦,无论是人品还是相貌、才华,他都很优秀,未来的事业也会很光 明,但他未必会是一个好丈夫,在他的世界里,何晓莺不是唯一,而郑兰希望何晓莺找一个把她当成他的全世界的男人。何晓莺感动极了,但她就是喜欢方邦彦啊。 郑兰只好答应了,放开手让何晓莺去飞,好好过他们的小日子。次日,方邦彦向何晓莺许下诺言,一定要让她过上好日子。

何清正和方小武一起喝酒,感慨终于成为亲家了。方邦彦让飞鹏一定要来做伴郎,飞鹏决定租个门面开早餐店,方邦彦向他建议学一学外国的连锁生意模式,他们对各自的未来都充满了信心。

方 邦彦来到永江纺织厂报道,康宁在竞争加工活儿时被告知对方已有了安排,二人就这么不期而遇。康宁对于方邦彦恶意满满,方邦彦却好似忘记了之前的不愉快。康 宁这个厂长身份让他有了些底气,正在炫耀时,杜厂长就过来和方邦彦谈上任的事情。康宁听到方邦彦将上任成为车间主任,瞬间自卑了,如同被泼了一盆冷水。不 过康宁知道自己必须依靠永江纺织厂生存下去,所以他放下了面子,决定牢牢抓住方邦彦这根救命稻草。

第7集:方邦彦何晓莺结婚 康宁追求何晓燕

康 宁请求永江能给自己一个机会,方邦彦也表示希望在不违反规则的情况下给他一些机会,于是,康宁如约拿到了永江的外包任务。方邦彦也在厂长的带领下参观了永 江的各个车间,回到家后方小武指着桌上一堆好东西说,这都是康宁送过来的,让他给康宁再送回去,毕竟他刚刚当上领导。次日,方邦彦就去找了康宁,康宁死活 不肯拿回去,方邦彦只好掏钱买下那些东西。康宁有些无语,这个死脑筋的方邦彦。方邦彦大半夜还在看资料,方小武过来通知他说郑兰让他明天去一趟,商量婚礼 的事情。

次日,郑兰正在准备婚礼宾客名单,方邦彦拿着礼物赶了过来,郑兰对他的态度好多了。方邦彦和何晓莺觉得婚礼不要大操大办,可郑兰偏 要大张旗鼓,方邦彦连忙顺从郑兰,何晓莺有些不太开心。何有邻给方邦彦拿了些纺织方面的书,还让他学好外语。不久之后,方邦彦和何晓莺就去了照相馆拍照, 二人身穿军装,将幸福永远定格。

婚礼上,方邦彦和何晓莺共同饮下了交杯酒,在大家的起哄下正式结为夫妻。赵厅长本来要来坐证婚人,无奈要去 北京开会就没来。郑兰看着自己一手养活大的女儿去了别人家十分难过,方小武只好表示自己一定不让何晓莺受委屈。康宁听说方邦彦和何晓莺结婚的消息着急忙慌 跑了过来,随了份子钱后便进场了,碰巧遇见了何晓燕。何晓燕认出康宁就是帮助自己的那个熊猫血军人十分兴奋,拉着他就去见何清正,何家众人向他表示了感 谢。

婚房里,方邦彦为何晓莺端来洗脚水,二人一起坐在床上泡脚。方小武在楼下和逝去的老伴儿报喜,方邦彦结婚了,新娘是何晓莺。次日一早何 晓莺就起来做早饭了,无奈双手不沾阳春水,连火都没点着。方邦彦立刻去买了早餐,对方小武称这是何晓莺买的。方邦彦来到永江为大家发喜糖,张教授也打电话 来向他道喜,方邦彦又乘机向他请教了自己的问题。何晓莺也同样为大家发了喜糖,方邦芸给她寄来的新婚礼物也到了,拆开发现是一个很美的音乐盒,何晓莺喜欢 极了。

方邦彦和何晓莺晚上数红包时发现康宁送了他们一个五百块的大红包,方邦彦很惊讶,自己都没有请他啊。方邦彦觉得康宁不太踏实,所以并 没有和他进一步加深私交的想法,所以就想找个机会还给他。何晓莺也觉得方邦彦应该还给康宁 毕竟他刚刚到永江上任。方邦彦和何晓莺一起去上了夜大的英语班,二人晚上时常一起烤着火切磋英语。

永江纺织厂的一次活动中,一位外商对他们的产品很感兴趣,方邦彦凭借外语脱颖而出,杜厂长也有意让方邦彦做主管销售的副厂长,方邦彦受宠若惊。

第8集:方邦彦帮助康宁事业 何晓燕拒绝康宁追求

方邦彦去找杜厂长提出自己想只管销售,不当副厂长,杜厂长只好依了他,还连连道任书记没看错人。老秦来找杜厂长,显然对方邦彦的升职不太满意,听说方邦彦提出不当副厂长还曲解道,他这是将了杜厂长一军。老秦又接着嚼舌根,拿方小武的厨师身份和何清正的门第来曲解方邦彦。

方 邦彦来何晓燕工作的银行找她,想要请她吃饭。方邦彦也来接何晓莺,二人一起去吃西餐,方邦彦这才把副厂长的事情说给何晓莺听。何晓莺假装不高兴,方邦彦连 忙求饶。其实何晓莺知道,路得一步步走,他们必须要用实力来证明自己有能力坐上那个位置。二人偶然看见何晓燕和康宁一起来吃饭,方邦彦觉得康宁追何晓燕很 正常,因为康宁是个抓住机会绝不放手的人。何晓莺有些担心,觉得要找个机会提醒一下妹妹。

吃完饭后康宁无意间和何晓燕说起了他们家人的头 衔,让何晓燕感受到了不一样的氛围,觉得康宁有些贬低自己。何晓燕本想自己回家,康宁偏偏送她回去,到了家门口还要进去和何晓燕的父母打个招呼。何晓燕不 太高兴,但还是让他进来了,让他和郑兰说话,自己上楼睡觉了。康宁言语之中处处有意和郑兰套近乎,临走时还望了望这栋他高不可攀的大房子。何晓燕觉得康宁 不是自己想象的那种大英雄,也不太喜欢和他相处。

康宁来找方邦彦帮自己出出主意,说自己对青春服装厂的未来有些迷茫。方邦彦让康宁加入国际 大循环,改变思路,还说外经委请了一个外来团,康宁特意询问了他们住的地方。康宁到了友谊宾馆,拜托保安等外来团到的时候给自己打个电话。康宁到方邦彦家 里吃饭,听说何有邻升了处长还拜托他向自己引荐一下。不久后康宁向外企表示合作的想法,对方却表示自己无法合作,康宁十分灰心。

方邦彦和何 晓莺一起回家吃饭,庆祝何有邻升职,何有邻被郑兰唠叨终身大事,只好拉着方邦彦到别处谈话。方邦彦提醒何有邻,康宁很可能会去找他办事,何有邻就安排方邦 彦和康宁一起吃了个饭。方邦彦决定帮康宁看一看外贸公司那边的单子有没有剩余的,好给青春服装厂分过去些。康宁拿到了外贸单子,整个青春服装厂都兴奋了, 而他们做出的产品也让外贸很满意。康宁立刻以一个月五百块的工资聘请了一个阿拉伯语的学生,一笔接一笔的外贸单子让青春服装厂在乡镇企业中脱颖而出,红火 极了。

何晓燕生日这天,郑兰拿出了一个精致的包包,说这是康宁送给何晓燕的包包,无奈何晓燕不接受,只好交给了郑兰。原来康宁还救过半路上 病发的郑兰,第二天就给郑兰和何清正买了不少太阳神。何晓莺看出何晓燕对康宁的一些反感,何晓燕也坦白称觉得康宁太过功利。何晓莺便劝何晓燕及时和康宁说 清楚,免得耽误了人家。

康宁来找何有邻,想让他帮忙看看能不能拉一下对青春服装厂的补助金。何有邻道青春服装厂不在补助范围内,只好一会儿 开会提一下扩大补助范围。何晓燕向康宁明确表示自己对他没有感觉,康宁认为是有人在她面前说了自己的坏话,还口出狂言贬低了他。何晓燕十分不开心,立刻走 人了。方邦彦读了鲁冠球的采访后感触颇深,何晓莺以为他有心做承包连忙制止,她觉得踏踏实实的就挺好。

第9集:康宁与林淑珍结婚 方邦彦提出更新设备

康宁的生意做的风生水起,书记把他介绍给了自己的外甥女,林淑珍,是康宁的小学同学,也是他困难时唯一帮助他的人,现在想来青春服装厂上班。方邦彦分到了一套房,他把这套房子当成生日礼物送给了何晓莺,何晓莺十分开心,他们总算有一个家了。

夜晚,康宁约了林淑珍出来,直截了当地向她求婚了,他知道林淑珍之所以会把饭馆管了,就是想离自己近一点,好好地照顾自己。康宁对林淑珍说,他也想保护她,也想照顾她。林淑珍害羞地低下头一番思索,最终点了点头。

郑兰还是对方邦彦分到的房子不太满意,不过何晓莺并不嫌弃就是了。郑兰告诉何家人,康宁的婚礼全家都要去参加,吃完喜酒后郑兰还打算带何晓燕去见赵阿姨的儿子。何晓燕很无奈,不过她也想通了,不是所有人都像何晓莺和方邦彦那么幸运。郑兰又开始絮叨,不满意方邦彦的工作,又把康宁的事业拉出来比较一番。何清正也让何晓莺回去让方邦彦想想办法,去管生产。

方邦彦来车间视察,大家都在抱怨机器烂,做出来的东西质量差,民怨沸腾。方邦彦立刻去找了杜厂长,把自己整理的建议拿了出来,希望更新厂里的设备。但永江现在面临的难题很大,没有能力更换设备。方邦彦只好坐下来参加他们的生产会议,提出多加点产品花样。杜厂长十分无奈,老秦在一旁阴阳怪气地说话。杜厂长坚持认为永江只能跟着国家计划走,方邦彦觉得十分无法理解。方邦彦再一次拦住了杜厂长,希望更新设备,可以向国家申请贷款,老秦也认为有些道理。只是方邦彦这一行为让很多人不满,认为他是管销售的,没必要去管生产的事情。

康宁结婚了,方邦彦和何晓莺把他上次送来的五百块钱送了过去,又加了点做份子钱。杜厂长召集大家开会,永江被列入了转型学习重点单位,赵厅长和任书记也会下来视察。杜厂长还特地表扬了方邦彦,因为这是他特地争取来的。老秦对此很不满,看见路边积极背诵的工人们还特意训斥了一番。

方邦彦大半夜还在学习,何晓莺胃有些不太舒服,还以为是得胃病了,最近还一直闹着要吃方小武做的干炸响铃。次日方小武干炸响铃就发现方邦芸回来了,她这次回来是给方邦彦送方案的。

第10集:何晓莺怀孕 方邦彦出国

赵政委和任书记到永江视察,方邦彦作为主讲人在大家面前主要讲述了永江纺织厂如何进入国际大循环,政委和任书记对方邦彦的表现十分满意。杜厂长自然也对方邦彦十分满意,永江也申请到了更新外国设备的资金,杜厂长让方邦彦跟自己一起出国,去德国考察。方邦彦有些犹豫,毕竟自己进厂时间短,但还是答应了。

郑兰写了不少东西让方邦彦出国时带回来,她想给何有邻攒几件大件。何晓莺看了整整两页纸惊呆了,何晓燕也让她帮忙带个手表。方邦彦叮嘱何晓莺在家不要累着了,何晓莺让他一定要完成郑兰安排给他的任务。第二天,方邦彦出国了,何晓莺则在新家里坐梯子上刷墙,猛地肚子有些不舒服就去了医院,医生告诉何晓莺,她怀孕了。郑兰高兴极了,何晓莺觉得有些遗憾,她还得去参加舞蹈比赛呢。

方邦彦和杜厂长在德国谈更新设备的事情,意外得知日本人将十年前的旧机型卖给了中国,有些意外。方邦彦觉得必须买最新的机器,外国厂商提醒他们,如果要在国际市场上竞争,仅仅是采购最新的机器是不够的。最终永江买下了这批机器,方邦彦则将使用方法牢牢记在心里。康宁和林淑珍来看何晓莺,把康宁新买的录音机送给了她,何晓莺本不想收,但还是拗不过。何晓莺说,方邦彦已经回国半个月了,但就是没有时间着家。

方邦彦一直在厂里培训工人们使用机器,一直睡在厂里,最后被何晓莺的电话叫回了家。方邦彦这才知道自己要当爸爸了,而郑兰让他买的东西一件都没带,因为他一到德国,就没出过厂子。郑兰都是在军区大院里夸下海口的,觉得没面子极了,好不容易才饶了方邦彦。方邦彦来到何晓莺精心装修的新家里,二人的转业费都因为装修花的差不多了,方邦彦只好去求助何有邻和方小武。方邦彦让何有邻帮着装修一下新家,因为何晓莺现在需要休息,自己则要忙厂里的事情。方邦彦和何晓莺在新家里打趣,十分幸福。

员工向方邦彦提了意见,觉得他不能整天在车间里巡视,而是应该去做他的工作,搞销售去。方邦彦深深地愧疚,整天上下班都在想着那番话。尽管当着何晓莺和方小武的面没有表现出来,但方小武怎么能看不出来呢。永江书记对永江现状很不满意,尤其不满杜厂长跟着方邦彦一起去引进新设备,但现在仓库里堆积的货根本卖不出去,甚至要向总公司汇报。杜厂长只好向方邦彦施压,让他一定要把货物销售出去。

何晓莺在家憋的闷了,就来到舞团看成员们排练。

第11集:方邦彦决心外出闯事业 何晓莺生气险滑胎

何晓莺请假后,张璐就代替了她在歌舞团位置,何晓莺看着有些无奈,整日愁容满面,她觉得有些别扭。想起秦队长说她现在怀孕有些可惜的话,何晓莺迷茫了,尽管她在秦队长面前称自己不后悔。方邦彦在陪老客户吃饭,恳求他们帮一帮永江的忙,但客户们都觉得永江花样太少了,根本卖不出去,还求着方邦彦帮他们和康宁说一声匀点儿货 因为青春服装厂的东西十分火爆。何晓莺在外面等方邦彦等地睡着了,方邦彦回到家连忙带她回屋,又给她按摩。何晓莺自然看出方邦彦有些不对劲,但方邦彦绝口不提自己在永江的难处。

方邦彦一次次地给客户打电话,却每次都被拒绝,最后只能找何有邻帮自己。何有邻让方邦彦扩展销路,方邦彦很无奈,就算自己打开了市场,那批过时的货也对不了市场的胃口。方邦彦去找杜厂长,杜厂长正在和设计师说设计方案,杜厂长称厂里没有能力提升设计,压根没有意识到设计的重要性。方邦彦吃饭的时候去找了陈工,希望他把给杜厂长的设计方案拿出来看看。陈工劝方邦彦想想办法把积压的货卖出去,不然他估计就在永江待不下去了。

何晓莺织毛衣时无意给了方邦彦灵感,他立刻交了一份销售方案给杜厂长,杜厂长并没有兴趣,方邦彦甚至立下军令状,称自己一个月就能销了那笔货。杜厂长只好依了他,方邦彦还提出一个要求,希望再生产一批陈工设计的产品,要是销售不出去,那批货由他承担。

半个月之后,方邦彦就把永江纺织厂积压的货卖了出去,以新旧打包发货的方式,还打通了他的老战友的销路。方邦彦和何有邻、康宁、陈工一起吃饭,何有邻建议他去找一找赵政委或者任书记,因为想要在永江这样的国营企业实行改革是很难的。朱书记和杜厂长虽然很高兴,但还是不同意方邦彦的想法,因为朱书记觉得他们是国营大厂,不能和乡镇企业相比,更不能去走外贸这条路。方邦彦深感无奈,只好自愿放弃自己的职务,以一个小业务员的身份去跑外卖单,甚至可以停薪留职。朱书记很不敢相信,赌气依了他。

何家听说方邦彦在永江的境遇觉得很可笑,毕竟方邦彦为永江立下了汗马功劳,觉得朱书记在欺负人。方小武和方邦彦来到何家,何晓莺有些生气,对方邦彦不理不睬,整个家里的气氛都凝固了。何清正叫出方邦彦来谈话,何晓莺支开了其他人,和何有邻谈话 ,她真的不知道方邦彦在想什么,不明白他为什么要丢下厂长和主任的位置去当一个小业务员,更不明白他为什么什么都不告诉自己。郑兰则又去找方小武谈话,她觉得方邦彦很不负责任,何晓莺更不能跟着方邦彦去过颠沛流离的苦日子。方邦彦向何清正坦白做业务员是自己申请的,他觉得转业费还能支撑一段时间,只要做出成绩让永江看到希望就能够实行改革。

之后,方邦彦向方小武和何家众人道了歉,但他不会改变自己的决定,决心要干出一番事业。何晓莺忍不住哭出了声,质问方邦彦为什么要这样做,方邦彦却只解释道自己去南方一定能拉到订单。何晓莺积压许久的怨气终于爆发出来,从她怀孕开始方邦彦就起早贪黑,她无所谓,但她真的无法理解方邦彦说都不说一声就去南方的行为,甚至连火车票都买好了,明天早上就出发。方邦彦依旧没改变主意,甚至请求让何晓莺回来养胎。何晓莺哭着哭着突然肚子疼,她立刻被送到了医院,医生嘱咐郑兰不要再刺激何晓莺。方邦彦被何晓燕拦在了门外不肯让他进去,她问方邦彦,即使是现在这幅模样,他是不是还要走。方邦彦不说话,何晓燕气愤极了,何有邻连忙替方邦彦解围。

第12集:方邦彦参加展会遇冷 何晓莺跟方邦彦回家

何有邻去送方邦彦时,他说他支持方邦彦的选择,尽管心疼自己的妹妹。于是方邦彦在何有邻一人的支持下,独自踏上了去广东的火车。何晓莺醒来没有看到方邦彦,他还是走了,没有因为自己留下来。

何晓莺想起郑兰和她苦口婆心说的话,郑兰说的话都一一应验了,但何晓莺依旧不后悔,这是她自己的决定,就算吃再多的苦也绝不后悔。方邦彦下了火车后找到了自己的老战友阿峰,被安排在了宾馆住下。夜里偷偷方邦彦和何有邻打电话,让他千万照顾着何晓莺,自己只好回去再负荆请罪了。

次日阿峰就把广州展销会的项主任介绍给了方邦彦,项主任为方邦彦留了展位,阿峰还给了方邦彦一个呼机。方邦彦回宾馆退了房 ,然后去了展销会,项主任称方邦彦带的东西参加展销会有些困难,就帮他找了个来自阿拉伯的外商,他们对样品要求比较低。谁想阿拉伯商人称他的货存在质量问题,不能合作。展会上,方邦彦屡次碰壁十分灰心,项主任和阿峰也挺为他着急的,毕竟在这个时代如果不肯创新,那是万万没有办法走下去的。

回到永江纺织厂,方邦彦把报告交了上去,杜厂长压根没看,他觉得每个月能够把全厂上下工人的工资发出来就已经挺好了。朱书记来找二人说方邦彦刚刚支取的差旅费一事,他称他绝对不会允许员工拿着厂里的钱出去玩乐,压根没有批,让方邦彦把钱退回去。虽说这笔钱是杜厂长批的,方邦彦还是得把钱给退回去,杜厂长给他放了一天假,让他回去看看媳妇儿。

方邦彦拿着橘子来何家看望何晓莺,在大门口就被郑兰轰走了,何晓莺现在这口气还没顺呢,必须让她再多缓两天。方邦彦只好灰溜溜地回去了,何晓莺在客厅里偷偷瞄着没看见方邦彦 有些失望。方小武对方邦彦也是一顿训斥,这事儿怨不得别人,他还拿出了自己的钱,让方邦彦把钱还给厂子。

方邦彦又一次在何家门口守着要接何晓莺回去,可何晓莺看都不看他一眼直接回家了。方邦彦又拿着自己在广东买的礼物来何家,肯见他的只有何清正和何有邻。郑兰和何晓燕在帮何晓莺收拾东西,郑兰支开了何晓燕,劝何晓莺跟方邦彦回去,因为她知道夫妻之间最受不住的就是冷战。方邦彦又把礼物给了郑兰和何晓莺,郑兰让方邦彦上楼叫何晓莺,算是原谅他了。

何晓莺在全家注视下跟着方邦彦回了他们的新家,方邦彦拿出了自己买的收音机。

高速公路声屏障

u型加热管

南京威能壁挂炉售后维修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