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然气缓蚀剂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天然气缓蚀剂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800亿“漆诈”捅出家装黑洞 免费猫

发布时间:2020-02-17 12:35:29 阅读: 来源:天然气缓蚀剂厂家

800亿“漆诈”捅出家装黑洞

[编者按] 这是2004年7月18日大连市《半岛晨报》原引《北京现代商报》的一篇报道,读来令人胆寒,如果2003年全国产值按8000亿元计算,仅劣质油漆就占了1/10——装饰材料如此假冒伪劣,装饰工程怎能做出优质产品——“绿色”根本不可能!装修承包商迫切希望材料制造商、供应商遵守职业道德,严格行业自律。 此文也从装饰材料的角度,折射出装饰工程质量缺陷中的材料问题是多么的严重,装饰工程的质量缺陷,社会上并不能全怪室内设计与装修施工。兹全文刊登如下,使业内对装饰工程质量有一个更客观的认识与评价,并通过你们告诉业主一个行业事实。诚 信 ■ 2003年我国聚酯漆销量40余万吨,其中80%为赝品聚氨酯漆 ■ 聚氨酯漆售价约为聚酯漆的1/3,但对人体健康有极强副作用 ■ 正直企业纷纷放弃职业操守,中国涂料市场上演行业性欺诈 目前,在房地产业的强劲带动下,家装业呈现出井喷式发展,每年需要用掉近50万吨各种油漆,其中“聚氨酯漆”占了八成,而这部分主流油漆中的80%都冒用了“聚酯漆”的名字进入市场,年销售额近800亿元。一字之差,内容迥异,一场行业性的欺诈在中国涂料市场上正有条不紊地上演着。 一位业内专家透露,去年我国全年的聚酯漆销量40余万吨,几乎每个家庭的装修中都会或多或少地使用到它,而其中真品不到两成,也就是说,2003年销售的聚酯漆中有30余万吨是聚氨酯漆。聚酯漆就是业内外俗称的“钢琴漆”,那份光亮和晶莹令人赏心悦目,看到过钢琴的人都不会忘记。 聚氨酯漆也是油漆,与聚酯漆只是一字之差,却差了几个档次:聚氨酯漆的挥发性有机化合物(即人们谈虎色变的VOC)是聚酯漆的数倍,对人体健康有极强的副作用。 随着记者展开的深入调查,一系列悬疑逐渐浮出水面。 冒名行为——已持续了十几年 上世纪80年代,一小部分商家从意大利等地进口聚酯漆到中国,这部分商品直接销往家具厂用于家具的生产。大约在上世纪90年代初期,随着家装市场的兴旺,部分厂家开始将生产的聚氨酯漆改名为聚酯漆上市销售,从而销路大开。 这种从广东开始的将聚氨酯漆叫作聚酯漆的做法,在三四年间得以迅速发展,“习惯”迅速从广东蔓延至全国,至今全国范围内已有80%以上的企业“随大溜”了。 记者找到了国内最早更改产品名称的厂家之一——广东华润涂料有限公司,长途电话打过去,一位姓刘的女士沉默片刻,对此相当谨慎,最终委婉地拒绝了采访。后经了解,该公司现在的发展态势不错,甚至已经建立了自己的博士后工作站。 记者又拨通了北京红狮厂总工程师朱佑平的电话,他证实,“聚酯漆”的叫法最初源自南方,大量南方厂商以此打开了北方市场,北方的生产厂家不跟进就会被淘汰。 粗粗算下来,这样的冒名行为已经持续了10年之久,至于还会持续多久,人们不得而知。经销商家——为自己留了条后路 记者深入北京部分建材市场,展开实地调查。 在居然之家的涂料超市里,一个最明显的现象是,聚氨酯漆无货;而以“聚酯漆”名义销售的“聚氨酯漆”却比比皆是。 为了给自己留条后路,商家们想出了一个“高明”的办法:在真正的聚酯漆商标后面添加了PE,在冒牌的聚酯漆商标后面添加了PU。他们是两种油漆化学成分的缩写。一旦消费者过于“专业”,揭穿他们的骗局,他们也有话可说,“我们已经注明了产品的差别……”而对于一般的消费者而言,PE、PU到底意味着什么?恐怕没有几个人能知道。记者专门咨询了一位化学专业的在读本科生,见到这两个标志,他也显出了一脸的迷茫。后经行业协会证实,这个“巧”办法,原来是政府认证部门想出来的,以此作为分辨的标准。 走访盛宏达建材市场,这里与居然之家涂料超市的情况如出一辙——销售真正聚酯漆的没有一家,聚氨酯漆也是没有一家有现货。与此形成强烈反差的是,PU聚酯漆堂而皇之地招摇于市。 据了解,聚酯漆每公斤的市场零售价大约在60~80元之间,而聚氨酯漆每公斤的市场零售价大约在20~35元之间。 在冒名之初,南方厂家的售价维持在略低于真正聚酯漆的水平上,在短时间内大赚了一笔。随着越来越多“加盟者”的出现,市场大部分厂家都采取了冒名战略,要么是出于主动牟利的目的,要么是出于被动自卫的目的。当市场中满眼都是PU聚酯漆的时候,彼此之间开始打价格战,经过数年的大浪淘沙,PU聚酯漆的价格稳定在了30元左右,远远低于真聚酯漆的价格。 换言之,在目前的态势下,冒名的意义已经降了九成,但如果回归到“聚氨酯漆”的本来面目,反而没有了销路,最终落得个骑虎难下的局面。正直企业——重压之下难持操守 上海华生化工厂是我国最早生产聚氨酯漆的大厂,记者将电话打到了技术总监王建忠的办公室。 他对此颇为感慨,“几年前,单靠聚氨酯漆一个产品,销售额曾经达到每年15亿元。” “但现在……”他有些语塞,“现在它的年销售额不足1亿元。” 当然,产品销售量的下降还有其他原因,但不追风冒名是最主要的原因,相比之下,其他厂家的聚氨酯漆披上了聚酯漆的外衣,卖得依然红火。 迫于无奈,坚守了很多年的职业操守,终于还是放弃了。目前,该企业中的聚氨酯漆已经有将近50%改叫聚酯漆了。 原因很简单,如果不改名,经销商拒绝进货,而经销商又是以市场作为判断的依据,什么好卖自然进什么。在经销商的压力下,屈服必然是早晚的事情。 他同时介绍,上海质量监督局也曾经进行过治理整顿,但结果是大大减少了本地产品销售量,最终不了了之,冒名漆又开始盛行。行业协会——默许全行业性欺诈 如此大规模的全行业欺诈行为,难道行业协会不知情吗? 中国涂料协会的秘书长黄天源接受了记者的采访。对于“挂羊头卖狗肉”的问题,他首先表示了“理解”和“认同”。 “对,这确实是两种完全不同的涂料产品。” 接着他见怪不怪地说,“至于名称的问题,这只是一种习惯,南方叫惯了,大家也就都随着叫起来了。”“因为叫了聚酯漆更好销售,厂家反应如果聚氨酯漆上市的时候还叫聚氨酯漆一定会不好卖,叫了聚酯漆就会销量大增。”黄天源显然对此已经相当清楚。 记者反问道:“涂料产品出现名称与内容的不统一,难道不是行业协会应该加以规范管理的吗?” “这不是规范的问题。打个比方吧,有点像人有大名小名一样。只是一种叫法的不同。” “大名小名论”让记者大跌眼镜。按照正常的逻辑,不管是大名还是小名,指的都是同一个人,而“聚酯漆事件”中,涉及的完全是两种不同的产品。 黄天源进一步解释说:“聚酯漆在化学结构上是单组分的,而聚氨酯漆当中是既有双组分又有单组分,其中单组分的数量比较大,因为是单组分所以与聚酯漆的区别不是很大。” 涂料化学结构的单组分,是不是能够成为两种涂料混同为一的科学根据呢? 记者采访了涂料行业的资深专家段质美先生,得到了完全不同的说法:“聚氨酯漆当中确实有相当比例的产品是单组分,但是它与聚酯漆还是有着本质的不同。它们根本就不是一种产品。” “行业协会到底做了哪些工作?” 黄天源介绍说:“为了对产品加以区别,我们最后将聚酯漆的产品证书打上了PE,而将聚氨酯漆的产品证书打上了PU。很容易,消费者一看就可以区别出来。” 事实上果真如此吗?答案是显而易见的。正如前文所述,化工专业的学生尚且不明所以,普通的消费者就更难识别了。监管部门——漠视消费者知情权 3C认证(中国强制认证)机构的陈瑞英说:“对,这确实是两种完全不同的涂料产品。但是我们不知道有厂家将聚酯漆和聚氨酯漆混为一谈,如果有问题,可以采取举报、找消费者协会,如果寄希望认证机关管理,要等到明年8月以后。从现在开始到明年8月1日以前,是市场的梳理时期。整治制裁从明年8月开始。” 全国涂料颜料标准化委员会秘书长赵玲的表态更加令记者不明所以,在电话中,她表示:“国家并没有规定叫什么,这只是个名称而已。” “行业内部都明白,至于老百姓明白不明白,意义不大。”这个名称并不妨碍3C认证,至于是否误导了消费,她认为:“大家都这么叫,不然的话,市场就不认可。” 据悉,目前,国家只对聚氨酯漆进行3C认证,而对聚酯漆不进行任何认证,因为真正的聚酯漆国内生产量少,进口量也少,因此“不值得”做认证。 但如此大规模的伪“聚酯漆”充斥市场,国家有关部门的态度令人失望。 消费者只能糊涂下去,自以为买到了“钢琴漆”,漆过之后,发现并不如钢琴般明亮,大半也会归咎于家具或墙体本身,殊不知,价虽实,但货并不真。

李时珍故事

遮天小说

绯牡丹种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