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然气缓蚀剂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天然气缓蚀剂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危桥改造做做停停引担忧图【消息】

发布时间:2020-09-16 03:35:04 阅读: 来源:天然气缓蚀剂厂家

◎文/图 新法制报记者付睿

丰城市段潭乡的5座危桥改造工程项目,本是一件利国便民的好事,也一直备受当地村民的关注和期待。不过,自该工程2016年11月4日先后批复开始,现在将近快2年时间过去了,新桥却迟迟没有要竣工通车的迹象。更让村民担心的是,乡政府曾经口头许诺的交付使用日期已过,现在,就连施工似乎也停止了下来。

是暂停施工还是另有原因?这背后发生了什么?

中埂大桥新桥桥墩

200米河道需绕行1小时

既不用动迁居民,又无需重新修路,只要架设一座桥就能实现“天堑变通途”。1970年,位于丰城市段潭乡中梗村的中梗大桥就让这条清风山溪由“天堑成了通途”。

时过境迁,大桥还是摆脱不了成为危桥的命运。前些年,每到汛期遇到河水上涨,桥两头的村民就会遭遇过河难问题。可喜的是,中梗村村民终于迎来了问题的解决――重建中梗大桥。

然而,这喜悦感却没能持续多久,日前,有该村村民向新法制报记者反映称,段潭乡中梗大桥重建工程,建着建着居然停工了。

2018年11月21日,记者来到位于丰城市段潭乡的中梗村。原来的中梗大桥因系危桥已拆除,在村民的指引下,凭借着岸边一小段遗留未拆除的桥头,依稀可证明它曾存在。只见一旁的新中梗大桥,一排光溜溜的桥墩立在河中间格外突兀,虽然岸边一圈用做围挡安全的铁皮上写着“施工中”三个大字,可四周不见施工车辆与人员。

“拆老桥时,建设单位跟我们说因为老桥离得太近,新桥施工可能会有安全隐患必须拆掉老桥。”村民王某回忆说,“因为乡里曾经许诺,在2018年农村双抢时就能通车使用,大家都说那老桥要拆就拆吧。”

如今,新桥久未建成,给河道两侧村民的通行带来诸多不便。

记者注意到,河道宽约200米,如果河面上有桥,步行不到3分钟便可达到对岸。没有桥,居住在河两岸的中梗村与危里村的村民只能隔岸相望。

记者从中梗村出发,要到达对面的危里村,需要绕行2.7公里乡道至段潭大桥处,再走2.7公里才能抵达对岸,路程约5.5公里,步行至少需要1个小时。

在采访中,有村民告诉记者,若不走段潭大桥,往北1.8公里处的一座朱罗大桥,已成了不少中梗村村民的首选,如果走这座朱罗大桥,步行到对岸只需要半个小时。但事实上,朱罗大桥也是危桥。

危桥改造工程“做做停停”引担忧

当记者前往朱罗大桥时发现,朱罗大桥也正在进行危桥改造,只不过危桥没有拆除。

当日记者在现场看到,朱罗大桥的新桥与老桥相隔约30米,新桥的建设情况与中梗大桥相似,只是立好了桥墩,桥面并没有进行铺设,老朱罗大桥(危桥)依然有不少村民通行。

有附近村民告诉记者,新朱罗大桥的建设也停滞了1个半月,他每天只能走这座危桥通行。

村民还介绍说,附近在建大桥共有3座,均是乡政府的危桥改造工程,都由同一家公司承建,所建设程度一样,也都停滞了下来。

村民王某告诉记者,村民们原本都以为,既然政府承诺了通桥日期,就一定能如期建好。“去年11月中下旬开始施工,最初的几个月进展还是不错的。”王某回忆说,自从今年1月初中梗老桥拆了以后,新桥就建建停停,让他们心里没底了。

“已经记不得这是第几次停工了,反正做做停停快一年多了。”朱罗村村民刘某说,“距离上一次施建,已经停了1个多月了。”

“我们曾多次向乡里反映情况,但‘桥’还是那样摆在那里。”不少村民称,乡政府的口头承诺怎么就不能及时兑现呢?

有村民猜测,大桥停工会不会是因为资金出了问题,村民们担心这几座“民生”桥会不会变成“烂尾”桥?

项目负责人:只是暂时搁置

一个公司同时进行的几座危桥改造,为何都没有建好通行?新法制报记者带着疑问,来到了段潭乡人民政府。一名政府工作人员告知记者,之前负责段潭乡危桥改造项目的负责人(时任段潭乡人民政府副乡长胡国和)不久前已经调走。记者随后电话联系上了胡国和。

胡国和接受记者电话采访时称,段潭乡境内共有7座大桥正在危桥改造,分别由两家公司承建。其中中梗大桥、段潭大桥、朱罗大桥、中团桥、西洲大桥这5座桥,均是宇坤建设集团有限公司承建的,约为同一期招投标并先后开工的,且该5座危桥改造确实存在工程滞后问题。

“段潭大桥等五座桥的建设还在合同规定期限之内”,胡国和告诉记者,“工程滞后可能是因为天气原因和一些客观原因吧。”

当记者询问具体建设合同期时间时,胡国和说,该项目立项后,2017年7月20日,乡政府就已将那5座危桥改造工程全权委托给了宜春市公路管理局丰城分局。

对于老百姓反映的承诺今年农村双抢时交付问题,胡国和解释说,乡政府误把工程委托合同上的预计1年交付时间,当成了竣工时间告诉村民。

现任段潭乡危桥改造项目负责人、段潭乡司法所长范俊受访时表示,因为刚刚接手这项工作具体情况还不是很熟悉。“可能是因为建桥太专业化了,乡里才将危桥改造的项目委托给市公路分局的。”范俊说。

对于近期村民反映的工程停工一事,范俊称,因为连日来的雨季,且两侧桥头不具备桥深铺张的条件才暂时停工的,但桥面早已定制好在厂里了。

“中梗大桥与朱罗大桥等只是暂时搁置了下来,村民们误以为停工了。”范俊还说,“其实这几座大桥一直在施工,至于工程整体滞后的原因,我也不清楚。具体情况还要问委托方宜春市公路管理局丰城分局。”

“资金基本到位,项目还在工期内”

11月21日下午,在折回丰城途经段潭大桥时,记者确实看到一旁的新桥上有工人正在施工建设。

次日上午,记者赴宜春市公路管理局丰城分局了解情况。

据了解,段潭乡5座危桥改造工程项目于2017年7月20日受段潭乡政府委托并签订委托合同后,同年9月6日第二次公开招标,11月7日号中标公示结果显示,中标第一排序人:宇坤建设集团有限公司。

据该局段潭危桥改造项目办现场负责人宴红武称,宜春市公路管理局丰城分局是作为代建单位,建设单位是丰城市段潭乡。宴红武表示,工程滞后的原因有很多,但此项目还在工期内。

“村民所说看到的11月份来人建设,那其实并不是开工,那是做前期准备工作,如供电线路变压器等装置。”宴红武说,具体哪天开工的,要问该项目的监理,他也说不准。

当日,记者还联系了宇坤建设集团有限公司。据宇坤建设集团有限公司该项目一现场负责人廖捍卫受访时称,工程滞后的原因并不是资金问题,资金已基本到位。

廖捍卫解释称,桥梁桩基和墩柱施工正好遇上5、6月的抗洪汛期,按照水利部门要求是不允许施工的。“还有按照环保部门的要求,商品混凝土搅拌站停工近1个月,因此也导致施工延误。”宴红武说。

事实上,对于开工时间宴红武与胡国和所说的并不一致,但他们都均称确实还在工期内,却无法告知具体开工日期与竣工日期。

“在确保工程质量和安全前提下赶工”

随后,记者查阅了一份宜春市公路管理局丰城分局的提供的建设工程施工合同载明,发包人(全称)宜春市公路管理局丰城分局,承包人(全称)宇坤建设集团有限公司,承包人应该按照监理人指示开工,工期为365天。

11月22日下午,记者联系上了江西交通建设工程监理所丰城段潭乡危桥改造工程总监办副总监理工程师周伟军。

根据周伟军提供的一份丰城市段潭乡危桥改造工程开工令显示,该项目正式开工时间为2018年1月1日。

周伟军在向新法制报记者介绍现工程进展情况时说,其中四座桥等待梁板安装,段潭大桥右半幅下部基本完成,梁板在莲塘预制厂外购的,等天晴及施工现场具备安装条件就可以马上安装。

对此,据合同所指出的工期为365天,那么,该项目交付通车时间应该为2019年1月1日。对于还有1个多月的时间项目是否能如期完工,宴红武表示,现在施工单位正在确保工程质量和安全的前提下赶工,中梗大桥和中团大桥力争年前通车,西州桥、朱罗桥和段潭大桥则要年后四五月份完工。

范俊也表示,下一步乡里将在天气好转的情况下,继续协助施工方推进几座危桥桥头的土方工程,以便于施工方推进桥深铺张等后续建设工作。

疯妖记

金刚之印

魔龙觉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