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然气缓蚀剂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天然气缓蚀剂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经销商蹲守青年汽车讨债欠款恐达17亿汽车之家汽车资讯资讯生活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8 18:27:53 阅读: 来源:天然气缓蚀剂厂家

经销商蹲守青年汽车讨债 欠款恐达1.7亿 汽车之家 - 汽车资讯 - 资讯生活

“以前每次来,都有点小激动,这次的心情简直无法形容。”在经历了30多个小时车程的颠簸后,李伟(化名)和同事来到了这个并不陌生的地方——浙江金华青年汽车总部。

看起来似乎一切如故,两名保安一边百无聊赖地聊天,一边登记、放行来访人员。进入大门后左侧的电子屏上“青年汽车欢迎您”的字幕不断闪烁。不过,现在的李伟,应该不在这被欢迎的人群之中。

“我们这次来是来对账,为下一步退款做准备的。”李伟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

李伟所在的公司是青年莲花的一家经销商。“2011年开始做(莲花汽车),车一直卖得不好,员工待遇与集团代理其它品牌如标致、雪铁龙的公司员工没得比。”李伟说。不过,在此之前,李伟所在的公司依然能保持正常运转,而从2014年以来,由于青年莲花陆续停产,李伟所在的公司也渐渐陷入了无车可卖的“空转”状态,“员工工资都发不起了”。无奈之下,公司派李伟和另一名同事专门赶赴浙江金华,试图讨要青年莲花拖欠该公司的包括提车款、返利以及广告支持费等超过400万元人民币。

在此之前,本报曾报道青年汽车旗下乘用车公司青年莲花因资金断链导致生产停摆、使得旗下经销商无车可卖进而大面积退网的事件。按照常理,在4S店退网之后,整车厂商会按照流程,与经销商结清在网期间所发生的相关费用,此后便再无瓜葛,但青年莲花的经销商遭遇似乎比较“特别”。

经销商长期蹲守讨债

“很多经销商在2013年、2014年退网后到现在,青年莲花都还没有结清应该支付给他们的款项。”原青年莲花的中层管理人员张华(化名)向本报记者透露,截至去年下半年,青年莲花拖欠经销商的提车款就超过1亿元。

而另一位经销商陈东(化名)则告诉记者,据不完全统计,目前青年莲花拖欠经销商的款项已经高达1.7亿元,除上述提车款外,还包括对经销商未兑现的建店支持、广宣支持以及返利等。

陈东是原青年莲花的经销商。“从2007年做莲花至今,经营性亏损超过700万元。”陈东透露。不过,即便是在青年莲花曝出基地被政府收回、拖欠员工工资的事件后,陈东也没有和其余经销商一样,选择退网。“做了那么些年,对这个品牌总还是有感情的,也真的希望它在经历了困顿之后,能发展起来。”陈东如是对记者表示。

和李伟一样,过去,陈东曾无数次来到金华青年汽车总部,考察或者参加培训,但这次,他也是为讨回青年莲花拖欠的近500万元欠款而来。

之所以有这样戏剧性的身份变化,源于青年莲花数度失信于旗下经销商。“合作时许诺的东西都不能兑现,在生产都全面停产了还‘欺骗’投资人加入。”提及此,陈东甚是愤怒。

愤怒,是那些以追讨欠款为目的的经销商初次进入青年汽车总部大楼时,几乎一致的心态。但这样的心态并不会保持太久。“因为,你的愤怒无处发泄。”来自西北地区的经销商老方对本报记者表示。

一楼服务台上满积的灰尘、地面上随处可见的干瘪的烟头、楼梯转角处被丢弃的食品包装袋和垃圾,走廊里弥漫的烟味以及会客室内喁喁私语的陌生面孔,这里的萧条和败落让老方感到惊讶。偌大的办公楼,除了会客厅和会议室,几乎所有的办公室都大门紧闭,门口的去向牌上显示,工作人员的去向几乎都是外出或者休息,即便是提示“在岗”者,也从未见由此门进出。反而是那些因讨债从天南海北而来、操不同口音的经销商,一手夹烟,一手拿着电话,在走廊里熟悉的穿梭,旁若无人。

之前和老方有联系的青年汽车对接人,现在都几乎不知去向,也无法联系。在一位“好心人”的介绍下,老方来到位于5楼的网络部,找到了尚在值守的青年莲花销售部的工作人员。“本来以为事情可以解决了,但她(上述工作人员)告诉我,她只管销售业务内的对账,其余结款等要和其他部门对接。”老方告诉记者,其他部门根本就找不到人,退款的事情也就只能这样“悬”着了。

浙江金华青年汽车总部

和老方一样,本以为这次一千多公里的舟车劳顿,李伟可以把对账的事情解决清楚。但“她们一会儿说给的单据不对,一会说要什么手续,各种推脱,原本清楚的账目,最后也没有核实清楚”,无奈之下,李伟和同事在金华逗留了4天之后,坐上了返程的火车。“反正是公司的业务,对不清楚我也没办法了。”李伟如是表示,“现在公司也没办法,退网和不退网都一样,只有先这样拖着了。”

以陈东为代表的大多数经销商不愿意这样“拖着”,他们选择在金华长期“蹲守”。

“白天他们(员工)上班我们也上班,和其余人(经销商)一起到总部打探点风声、商量对策,晚上他们下班我们也下班,回旅馆看会儿电视,然后去楼下的小饭馆要上一个菜,两瓶酒,喝完好睡觉。”一位操着江苏口音的经销商向记者透露,距离青年汽车总部约500米的地方有一个集市名叫“唐宅”,这里的居民将自建房改造成小旅馆出租,每月租金约500元左右,有部分“讨债”的经销商就聚集在这里。而一些经济条件相对宽裕的经销商,则会选择市区条件相对较好的酒店住下,偶尔天气好的时候,他们会去双龙洞逛上一逛。“都是麻醉自己罢了。”上述经销商表示。

据陈东透露,有小部分资金实力相对较弱的经销商,因被青年莲花拖欠款项,导致家庭破裂等情况的并不少见。

新计划能否盘活青年莲花?

“不仅你们(经销商)艰难,今年我们的处境也确实难过。”青年莲花网络部的一名负责人如此表示,但他仍然认为“青年汽车已经走到了谷底,明年(春节后)的情况不会更糟了”。他告诉李伟,目前庞青年(青年汽车董事局主席)已经在想办法,年后会有大的整合动作,到时候生产还将会重启,SUV车型T5也将正式推出,目前相关的审批工作都已经完成,就等资金到位。

但以李伟和陈东为代表的经销商人士并不愿意相信这一切。

“T5其实就只做了一个外壳,之前庞青年就是利用它为幌子,到处‘吸引’投资人的钱。”张华指出。据其透露,在此之前,为获得现金,青年莲花曾试图打包T5项目以及旗下L3、L5等两款车型,吸引投资人,共同生产,然后分成。

陈东告诉记者,当时青年莲花曾以此打包项目,从其意向合作方“华北农机集团”处获取了近4亿元的款项,但后来不知为何,此事告吹,但青年莲花无力退回上述近4亿元的款项,后庞青年曾试图将泰安青年汽车的股权作价6亿元专卖给华北农机,但此事目前尚未成行,而青年所欠华北农机的资金,似乎到目前也未能很好的得到解决。对此,记者试图联系华北农机进行核实,但截至发稿,并未联系到相关负责人。在此计划流产后,庞青年又试图联手经销商,盘活青年莲花的生产。

2015年1月1日,陕西融达汽车集团(青年莲花经销商)对外发布新闻稿称,其与青年乘用车签订了战略合作协议,将在莲花L3、L5以及T5等车型的采购、生产、销售、售后服务等方面进行合作。“目前公司领导已经去青年总部商讨,但具体细节还不清楚。”陕西融达一位工作人员在电话里告诉记者。

“和融达的合作只是我们的备选方案之一。”上述青年莲花渠道部的人士告诉记者,但他拒绝透露还有的其余合作和整合意向。

“还有一种说法是目前青年已经和一家商业银行达成了协议,由银行出资金,引入一个第三方的监督机构,对资金流向进行监督,专款专用,重启青年莲花的生产。”有经销商人士告诉记者。

青年汽车总部技术协调部门人员去向牌显示,该部门近半数员工处于“休息”状态

不过,上述经销商人士也并不了解相关细节,如果重启,将在哪个基地生产相关车型?对此,上述青年莲花网络部的人士表示:“虽然我们的基地被政府收回去一些,但泰安、济南和杭州萧山的基地都还可以利用。”不过,有消息人士告诉记者,目前青年汽车在泰安的生产基地,由于一直未达到当地政府的投资要求,政府也有意向将此基地打包出售,之前已经与部分合资品牌有所接洽。

“明年(农历春节后)我们还有可能启动新的经销商招募,虽然难度很大。”上述网络部人士透露。但李伟看来,“现有的口碑都已经做坏了,说招募也只是想想”。

在青年汽车总部一楼的展示厅内,本报记者看到这款名为T5的样车。在背景介绍中,T5被点名为“英国莲花设计团队的鼎力之作”。但实际上,了解青年莲花的人都知道,青年莲花其实只是抢注了英国跑车莲花公司的商标而已,与这一知名跑车品牌并无多大关系。

与此同时,有业内人士曾经向记者透露,在2012年左右,他曾经受邀体验这款车型,“刚一拉开车门,拉手就掉了。后来工作人员赶紧上来将车门锁住了”。在他看来,这款之前被高调宣传的车型在做工和质量上的实质情况,与宣传相距甚远。如此,在目前自主品牌整体市场环境已经颇为艰难的背景下,即便青年莲花的SUV投入市场,其胜算到底有几分,能否将陷入窘境的青年莲花拉出泥潭,也是一个未知数。

“我们也不知道公司以后会不会更好,先呆着吧。”青年莲花网络部的一位职员一边忙活着手上的“代工”业务,一边对记者表示。所谓“代工”业务,其实是为当地的一些小生产商加工一款名为“蜘蛛侠”的儿童玩具。“做一个7分钱,一天能做200~300个左右吧。”这位职员毫不避讳,其所在的办公室,随处可见其代工的蜘蛛侠“零部件”。

据记者了解,即便是这些留守的为数不多的员工,工资被拖欠数月也已成为常态。

山西液压油管总成

武汉黑皮丝

吉林470支架

济南80立方液氩储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