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然气缓蚀剂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天然气缓蚀剂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鬼话闲聊1111111111118-(XINWEN)

发布时间:2021-10-10 07:59:56 阅读: 来源:天然气缓蚀剂厂家

作者有话:所有文中,出现的大小姐,后面皆改为二小姐,感谢各位亲支持。

很多事,岳如霜都瞒好了秋叶,不是因为不相信秋叶,而是不想让秋叶涉险其中。常言说,知道的越多,死得越快,所有事情,她只想一个人背负。

唯独这座酒楼,她没隐瞒,常带秋叶过来察看。

两人进了酒楼,掌柜迎面招呼来,“少东家,楼上请!”

岳如霜含笑点头,将手中的账册往掌柜怀中一塞:“唐叔,这些账册有问题!你抽空查下,顺道告诉他们,收敛些!否则,别怪我心狠!”

岳如霜在外起了个名,叫金莫瑶,她是莫瑶商行的真正当家。

外人只知金莫瑶是商界女英,为人精明,狠戾,却无人能猜到她不过是个如花似玉的妙龄少女。

从酒楼出来,已近黄昏,秋叶望望天色,提醒岳如霜,“今日舅父老爷会在府中宴请贵客,咱们还是早些回去!”

岳如霜颔首点头。

二人步至药铺门前,岳如霜忽然停下脚步,“三姨娘的止咳药快吃完了,帮她捎点回去!”

秋叶闻之笑起,从药铺拎了药出来:“小姐真好!不知道的人,都以为你是三姨娘生的!”

两人一路打笑,却忘了看路。

马蹄扬尘,一支铁骑由远而来。

领队的,黑马受了惊,不听使唤地在街上狂奔,待岳如霜主仆发现,那马已奔至二人跟前。

岳如霜俏脸煞白,关键时刻将秋叶推向一旁。

马蹄腾空,昴天嘶鸣,岳如霜慌乱中,一个翻滚,想从马蹄下滚离。

眼看马蹄就要落下,马上的黑袍男子眸色一怔,忙持戟勒紧缰绳,迫使马停下。

岳如霜吓出一身冷汗,望着血迹斑斑的马腿,不由起骇。

生在将门,她自小明白,一匹好的良骏,对于出战沙场的将士意味着什么。这匹马虽不是什么名骏,但体型高体,体魄强健,也是马中翘楚。想来也是用心伺候着的。

这马上的人怎如此狠得下心出手!

岳如霜朝马上的人望去,那人也在望她,不时四目相对。

马上的男人,一身黑袍。头戴紫金冠,五官精致。剑眉斜飞入髻,丹凤眸微扬,流光潋滟中,眸光如同望不见的寒潭,眸光犀利冰冷,让人望之心颤,避之不及。

男人未开口,就显露出生人勿近的气势,一身浑然天成的贵气,又显得此人身份不凡。

“不知危险么?”男人厉声喝道。

说出来的话,如同他的人,冷得让人打颤。

岳如霜收回眸光,刚从鬼门关走一趟,她心尚未平静,这冷面男,却有理的责怪起她。

唇皮一咬,手叉腰道:“明明是你的马惊了人,我都未说什么,你还有理了!”

“放肆!”身后传来怒斥,接着是马蹄踱步的声响。

“你知道在跟谁说话!”那骑马赶来的,腰佩长刀的青衣男子道。

黑袍冷面男,手一抬,示意青衣男闭嘴,“云豹已被我刺伤,你还想怎样?”

怎样?

岳如霜深思,双手抱臂,一副耍赖皮的市井小民样,“你的马失控伤人,你身为马的主人,自然要负责任!我……还受伤了,瞧,手臂都青了!”

岳如霜说时捋起一截皓白如玉的手腕,那肿出的明显淤痕,与周围白皙的皮肤十分不相符。

黑袍男两眼眯起,吩咐青衣男道:“给她一锭银子,让她找个大夫瞧瞧!”

那青衣男,觉得岳如霜分明是在敲竹杠。

不就是伤个手吗,他家主子,可是伤了宝驹,相比起来,真是太便宜这小子了。

“喏,拿去!”青衣男不情不愿地扔下锭银子。

岳如霜接过银子,嘴角弯了弯,冲一旁呆愣的秋叶唤道:“叶儿,咱们走!”

秋叶刚被吓个半死,见自家小姐无事,适才松了气:“小姐,你的手到底要不要紧!”

岳如霜望望四处,示意她声音小些。

可是两人的谈话,却瞬间传到了黑袍男耳中。

小姐?原是个女的!

黑袍男嘴角逸出一丝笑意。

刚想驱马,却见马蹄下有东西,他下马拾起,见是一块刻了“霜”字的玉坠。

料知是刚才那女人落下的,不时收起。

青衣男见自家主子,站在那发呆,开口说:“王爷,咱们是先回王府,还是先去宫里?对了,太尉大人,已在府中为您办了宴席,您千万别忘了!”

黑袍男不屑地哼哼。

“本王没空!”

说时将受伤的云豹交给青衣男牵着,自己则上了另一匹马,纵马离去。

岳如霜领着秋叶给宋氏送止咳药。

宋氏见岳如霜手腕一片淤紫,心疼地说:“你这孩子,又将自己弄成这样!快告诉姨娘,此回是谁欺负你了!”

“小姐是被马……”秋叶脱口而出,话至一半,被岳如霜瞪了眼,忙识相地缄口。

“三姨娘多想了,不过是摔了一跤!”

岳如霜挽着宋氏的手臂,扶着宋氏坐在凳上。

宋氏牵着岳如霜那只受了伤的手,替她敷药,继而想到什么说,“今晚老爷要在府中宴请贵客,你可知道?”

岳如霜点头,“知道啊,三天前,大夫人就说了!反正没我什么事,我就不去凑这热闹了!”

“你这孩子,怎就不知为自己打算下!你可知道今晚请的是谁?”宋氏认真地道。

岳如霜摇头,“请谁都跟我没关系吧!”

“是大皇子和四皇子!”宋氏叹起气。

论姿色和才华,如霜丝毫不逊于玫莹和玫珠,扪心自问,此回老爷的做法稍偏心了些。他这分明是将如霜当作了外人。

想到这,宋氏牵住岳如霜的手说:“霜儿啊,今晚你一定得参加,而且要打扮的漂亮些!”

岳如霜明白宋氏的意思,笑道,“难不成舅父请客是假,招婿是真?”

宋氏见她终于开窍,推了推她:“赶紧的,去换身衣裳!”

又见秋叶立在一旁傻笑,又指指秋叶道:“去帮你家小姐打扮的漂亮些!”

秋叶冲宋氏半屈膝:“三姨娘放心,秋儿知道的!”

---- 作者寄语:晚上老时间还有一章,感谢追寻此文的亲们,希望在的,都露个脸,不然真没什么动力的!

江淮国五冷藏保温车报价价钱

沧州外墙用的铝单板

小型洒水车生产厂家开票价格

常州钢质隔热防火窗这里报价更便宜

矿山土工膜焊接机土工膜焊接设备型号

齐齐哈尔pvc地板胶厂家制药厂手术室塑胶地板

大运蓝牌随车吊上户湖南蓝牌5吨随车吊价格

阳江螺旋式声测管桩基声测管型号齐全

儿童口罩生产厂家宝宝防护口罩资质齐全

哪有卖吸尘车的东风大型扫路车